长沙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春秋】尘缘(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13:12 编辑:笔名
摘要: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次默立在云花树下眺望整个尘界的时候,内心仍旧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宿命的使然,让我在尘界徘徊了近一百年。我只知道,每一次剑光血影后,我都会带走一个生命,然后他们的灵魂便会在另一个世界里得到超脱,直到重生…… 1
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次默立在云花树下眺望整个尘界的时候,内心仍旧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宿命的使然,让我在尘界徘徊了近一百年。我只知道,每一次剑光血影后,我都会带走一个生命,然后他们的灵魂便会在另一个世界里得到超脱,直到重生!
我还记得,那是我来到尘界的第一个晚上。我从云花树下纵身一跃,尘云鸟便把我带到了普陀镇。这是一个静谧的夜晚,轻风吹抚着我的长发在月光下翩翩起舞,然后我仰起头,任月光尽情地浴沐!只是,隐约了星星,我不禁惆怅。最后我抽出点星剑在天空微微一弧,倾泄一地的月亮星便落在了我的身上。
街上很安祥,似乎没有人愿破坏这宁静。我徘徊了一圈正待召唤尘云鸟离去时,一个鬼鬼祟祟的男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我扣动小指,念起隐形咒,紧跟在他的身后观察他的举动。看样子,他格外紧张,在快速跑动的同时还不注向背后窥望。我真想提醒他小心前面的石头,但为时已晚,他一个踉跄重重地摔在地上!接着我出现在他的眼前,踩着他从衣服里甩出来的钱袋。这时候,他抬起头凶恶地盯着我,眼里全是无限的仇恨,手更使劲地争夺那个袋子。
这就是我来普陀的原因,意识告诉我,目标就在眼前。我看着他还在愤怒的脸,独自冷哼一声。漫天的血红尘花瞬间就弥遮了温柔的夜空,鲜血直喷在艳红的花瓣上。我抛起花红刃,让它在空气中重幻无形,尘界便又恢复了正常,而那个男子,那条生命也消失在夜色当中。
2
在之后的几十年里,我一直一个人于尘界流浪。在尘界,我没有一个朋友,更多日子是和尘云鸟一起度过。我时常想起以前在尘花树下的快乐生活,“尘为舞,花为伴,尘云鸟唱尘云间;剑笔直点星月亮,刃抹东西霞半天。”可现在不行了,现在是徘徊的时刻,是我一个人徘徊的时刻,是我一个人在尘界徘徊的时刻!
我杀了很多人,但他们都是该杀的。花红刃会辨识任何一个该杀的对象,只要得到我的指令,它就会取走他们的生命,所以我从不担心。被花红刃识别的第一个女人名叫原蒂,她是个 !
遇到原蒂完全是出于偶然。那天我扣动无名指幻化成了尘界的百姓,正当我在大街上漫无目地地徘徊时,一群女子摆弄着婀娜的身姿出现在一幢小楼的门前。这该是一个热闹的场所吧,因为很多男人在这里进进出出。我本来想快速离开,因为我害怕吵闹。但当我经过一个女子的身边时,女子狠狠地拽了我一下,接着她说她叫原蒂,让我叫她蒂儿,让我跟她进去。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花红刃突然凝聚起来。我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需要超脱的对象,接着漫天的血色尘花,红了大地,红了小楼,也红了原蒂……我以为这就算结束了,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切才刚刚开始。花红刃竟没有在杀掉原蒂的时候消散。最终,我握着它杀掉了小楼里的所有女人……
我木然了,根本没有想到会在一刻间要了那么多人的性命!尽管我知道她们都是有着该杀的理由的,但我还是觉得异常不安。后来,我一直待在尘界最巍峨的高山上不住思量。这么多年,我杀掉的人连我自己都数不清楚,难道他们真的该死吗?难道只有死他们才会超脱吗?我的头终于隐隐疼痛起来,最后,我召唤出尘云鸟,默默地扣动了中指。

当我召唤出尘云鸟并扣动中指的时候,天地开始旋转。眼前的高山迅速消失,就像我纵身跃离云花树时的速度一样。然后我来到一片浑沌的世界,我知道这就是阴世,而我正矗立在殷街当中。
越过皇权路我来到了乃贺桥4号,我的好朋友孟公就住在这里。孟公老了,岁月的变迁终究无法掩饰他苍桑的面容。可我还年轻着,尽管我已经在尘界徘徊了近一百年。
我们痛快地喝了整整一晚,接着我向他谈及这一百年来我在尘界的一举一动以及内心莫名的伤感。我希望他引路,带我去看一看被我超脱了的生命们。
我首先看到的是焦怖,他正绑在炮烙柱上被狠狠地抽打着。我能够记起,他是尘界的杀人犯,当我遇见他时,他正在殴打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这小伙子本来就很瘦弱,被他一顿拳打脚踢后,鲜血立马淌了一地。这使我很气愤,随即扣起食指给了他一记耳光。然而,我马上意识到,这更增添了他的仇恨,他像一头发怒的豹子把气全都撒在了那个小伙子的身上。我必须给予他最严厉的惩罚了,然而这时候一位老母亲突然扑到小伙子的身上,乞求焦怖不要再打他,可那畜牲竟连老人家也殴打起来!这一刻,我只感到血液沸腾,甚至感到他不配死在我的花红刃下,那样美妙的颜色给予他作为血液的承载和寄托,这根本不值得。于是,我再次扣动食指,念起了残亡咒。
他正在接受他应该有的惩罚,孟公这样告诉我,但我皱了皱眉头只感到难以形容的凄凉。死亡难道不是给予他们最残酷的惩罚吗?说他们会在阴世超脱,这血淋淋的肉体残害难道就是所谓的超脱吗?
我没有看到普陀那个盗贼,因为他已经离开这里重新回到尘界了。这使我稍稍感到欣慰,然而当我扣动拇指查看他的现世生活时,我完全惊呆,他竟又变成了一个采花大盗!“盗生三世,世世不同”,他还有两世的盗窃生涯将要在尘界度过。后来我还看到了原蒂,那个在尘界勾勾搭搭的女子,我以为他会在阴世改过自新,可是我又错了,即使在阴差面前,她依旧摆弄着她惯有的风姿。然后她会说,她叫原蒂,让别人唤她蒂儿就可以了!
我终于看不下去了,我的心像被一块无比巨大的石头重重碾压着。这就是被我杀掉了超脱了的对象吗?不,这不是我所希望的超脱,他们的肉体是死了,可他们的灵魂根本没有在阴世里得到永恒的召唤。我无奈而又失望地告别孟公,扣动中指,离开了这片混沌的国度。
4
这个晚上格外凄冷,没有柔和的月光也没有灿烂的群星。我和尘云鸟在这灰色的地域里飞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我还是决定停留在那座最巍峨的山峰上。我仰头远望,希望可以看到云花树,希望可以看到満树明艳的云花,可是一切的一切都是虚幻,即便是我扣动小指召唤而来的尘花也是虚幻中的东西。我对尘云鸟说,我想回去了,它只是不住地摇头。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呢,我还不能回去,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去做!
尘界的雪很美,凉凉的白白的和尘花截然不同。更奇妙的是当我伸出手想要抚摸它们时,它们竟在一瞬间化为乌有!我踱步在这吱吱作响的雪花上,心里别有一番快乐的感觉,接着它们便落在我的头上,肩上,直到全身。
我现在要去一个地方,一个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我没有召唤尘云鸟为我护路。我在想,甚至连我自己都想不明白的事情……
雪,如歌一般优美地萦绕着整个尘界。我独自走在玉砌的大地上,身后留下一行行爬行的脚印。不知不觉,我已经在雪地上走了七天七夜了。当我再次来到凡人的村落时,这里,已经被大雪埋没了!
我的心狠狠地缩了一下,雪地上正伸出一只冻僵的手。我能想象到他在死亡时奋力挣扎的痛苦,可惜没有谁能看见他招手求生的希望;我还看到一颗头颅,他就显露在雪地上,身体则深埋雪中。他抽搐的表情扭曲成最难看的模样,但眼睛却始终凝望着前方……
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这是我以前没有料想到的。在阴世,我并没有真正找到我所超脱了的凡人,我看到的除了堕落还是堕落。死亡,算得了什么,不过是一副臭皮囊在埃尘中化解。即便所有人都死光了,所有臭皮囊都化解了,但如果他们的灵魂得不到解脱,那么这堕落的神髓还不是要在国度里四处游荡?
希望我的顿悟还没有太晚吧,我抽出点星剑作回旋式。漫天星尘瞬间就集聚在村落的上头。我翻手骤转,群星闪烁着悄然钻进了雪被里,接着雪和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尘花四溢在温润的大地上,红艳的花瓣上是一具具尸体在等待着清醒。孟公很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去阴世请求阴冥救回遭遇雪难的凡人,但我知道我这样做决计是对的。
我守望着他们的胸脯渐趋舒缓地跳动,他们就要重归尘界了,未来的路还很长,他们需要继续走下去。我收回花红刃,片地的艳花悄刻消失。我知道,我现在也可以走了。正如孟公在一百年前说的一样,尘界,已再没有我值得牵念的东西了!
我仰起头,仰望着无比广阔的天空,仿佛云花树就在眼前。尘云鸟已经在半天上等我了,我笑了笑,纵身一跃,我们一齐向云头最高最远的地方快速飞去!

共 16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很有特点的小说,小说语言简练,写作手法独特,有创新和突破,是神话与现实的结合。小说中的主角是以惩恶扬善之名徘徊在尘界的“我”,百年来灭杀了无数个恶人,他们中既有狡猾奸诈的盗贼,也有凶神恶煞的杀人犯,而“我”的任务就是举起手中的红花刃,给他们以生的超脱。“我”一直以为“我”这么做是对的,直到来到阴冥看到了仍旧死性不改的他们,才恍然大悟。杀人其实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有融化他们的情感,洗涤他们的灵魂,尘界才能太平和谐……欢迎新朋友,推荐阅读。 【编辑:秋觅】
1 楼 文友: 2014-10-24 20:41:51 欢迎新朋友,期待更多精彩!
作者简介:缘惜子,1990年2月出生,自由撰稿人,微电影编剧导演。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会员,90后作家网站长,90后文学联合会创始人之一。2008年触网习作,后担任花街文学社版主。2010年夏,受《小说月刊》首席编辑何光占允嘱,担任小小说作家网《小说月刊》版主。同年秋,担任读者论坛版主,入驻中国当代诗人论坛,成为驻站诗人。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0-24 21:19:44 谢谢秋大哥 愿与大家共同学习进步
2 楼 文友: 2014-10-24 20:49:05 欢迎缘惜子朋友!愿在春秋发文顺意!
回复2 楼 文友: 2014-10-24 21:20:54 谢谢社长的关注,盼与社长多交流。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什么是一体裤拉拉裤
宝宝一只眼睛眼屎多
宝宝上火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