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江南小说】长安忆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5:01 编辑:笔名
入夜,幽风寂寂,月光透过树丛,洒下斑驳疏影。鄢鸾月安置阿姝睡下,便抱着一件狐皮大氅出门而来,见萧散正一人独自坐在屋顶,斜倚粱椽,仰月饮酒,夜风轻扬,散发飘飞,显出一副傲世不羁的洒脱样。
鄢鸾月叫道:“散儿,你还没睡下?”萧散道:“姐。”鄢鸾月也慢慢爬上屋顶,将大氅给萧散披上,问道:“你真打算陪阿姝去寻那玉坠么?”萧散道:“是啊,怎么啦?姐,舍不得散儿离开你啊?”鄢鸾月摇摇头,替萧散理了理头发,道:“散儿长大了,现在也知道关心人了,姐很高兴。”
萧散道:“放心吧,姐,我和阿姝很快就会回来的。”鄢鸾月抬头望着远方,道:“散儿,阿姝是个很可怜的女孩儿,小小年纪便受了这么多的苦,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她,别再让她受欺负了。”萧散道:“知道啦,姐,有我在,只有我欺负别人,别人哪能欺负我呢?”鄢鸾月眉头一皱,道:“欺负别人总是不好的,散儿,你到了外面,可别乱闯祸。”萧散伸个懒腰,道:“知道啦,姐。我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赶路呢!”便跃下房顶,回房去了。
到第二日,萧散与阿姝便收拾行装,告别鄢鸾月,进城而去。二人在山中行了七八日,便已岛的长安城来。阿姝只因怕再遇到昔日熟识,造成不快,便到布衣店买了一套男装,扮作一个弱冠少年跟在萧散身后。
萧散自幼在山中长大,几时见过这长安城的繁华,一时又惊又喜,自玄武街逛到白虎街,逛了两三个时辰犹觉恋恋不舍,终在阿姝的催促下才离去。
二人行了一段,便远远看见前方闹市里,一座华丽锦绣的房阁突兀在眼前。阿姝扯了扯萧散的衣服,轻声道:“萧哥哥,那便是怡春院了。”萧散顺着阿姝手指方向看去,一把抓起阿姝的手,道:“走,咱们进去!”没想到一拉之下,阿姝却没有动,萧散回过身,问:“怎么啦?”阿姝低着头,答道:“我……我进去多有不便,要是以前的姐妹们认出我来,那便麻烦了。萧哥哥,你一个人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便好。”萧散想了想,道:“这样也好,你好好在这待着,我去了。”便走向怡春院。
未到门口,便有两个花枝招展的艳媚女子拥了上来,一个道:“这位公子,里边请啊!”萧散一时错愕,回望了阿姝一眼,暗想这二位女子倒是热情。便随这二人进去了。
萧散从未到过烟花之地,于这男女之间的乐事也是一知半解,更不知这二女是何意。行了一会,萧散忽问:“两位姐姐,你们要带我去哪儿啊?”二女听得萧散称自己为“姐姐”,心中一乐,回过身来,掩口笑个不停,一个女子道:“公子,您是开什么玩笑呢?”萧散见二女一时笑个不停,料想是自己说错了话,一时羞得脸色通红,半晌才道:“那……那我听二位姐姐的便是。”那两个女子更是笑个不止。
两个女子将萧散引到一间房中,萧散只觉一进房,便闻到一股特别的芳香,舒畅不已。一个女子问:“公子,您是边听曲边喝酒还是怎么?”萧散点头道:“这样很好。”便有一个女子取了一架琵琶,坐在前方,清了清嗓子,唱了起来,唱的正是汉乐府诗集《孔雀东南飞》:“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声音倒也中听。
另一个女子服侍萧散坐下,不停劝酒,萧散颇感不自在,饮了几杯,忙抢过酒杯,道:“我……我自己来便好。”却没想到那女子不但不听劝,反倒借机倒进萧散怀里,嗲声嗲气的道:“公子,我漂亮吗?”萧散一时紧张,慌忙起身,连声道:“漂……漂亮……”那女子迎上来,道:“那您躲什么呀?”萧散又让过,道:“姐姐,请你自重。”那女子咯咯一笑,道:“公子,来都来了,又害哪门子羞啊?”
这时,另一个女子一曲抚毕,也迎了过来,媚声道:“公子,奴家曲也唱了,您赏几个银两给姐妹们卖胭脂水粉罢。”萧散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个女子是要钱啊!便伸手入怀,掏出一大块银两,也不管多少,丢在桌上,那两个女子见萧散出手阔绰,当真欢喜得不得了,捧着银子左看右看。萧散再也不敢停留,拔腿就跑,一气冲出了怡春院。待两个女子回过神来,早已不见了萧散的影子。
萧散出了怡春院,举目四顾,寻找阿姝的身影,忽听身后一个声音道:“萧哥哥,我在这里。”萧散回过身,见阿姝站在一个僻静的墙角下。阿姝见萧散过来,便问:“萧哥哥,你问到玉坠的下落了么?”萧散一拍脑门,惊道:“啊呀,我忘记了!”阿姝一急,又不敢怪萧散,只觉心里委屈,低着头一声不吭。
萧散问道:“阿姝啊,这怡春院里的女人怎么怪怪的,让人看着不舒坦呢!”阿姝轻轻道:“萧哥哥,我以前也在怡春院里待过,你……你也讨厌我么?”萧散按住阿姝的肩膀,道:“阿姝,你和她们不一样。”阿姝芳心一喜,未寻到玉坠的委屈也随之消解了。
阿姝抬头道:“萧哥哥。”萧散问道:“怎么?”阿姝一咬嘴唇,道:“你真的不会厌恶阿姝么?”萧散笑道:“怎么会呢?姐说你是个好女孩儿,你只放心,萧哥哥答应过要帮你找回玉坠,定然说话算话。”阿姝芳心大乱,低着头道:“萧哥哥,听到你这些话,比寻到玉坠还开心呢!”
萧散又向怡春院看了一眼,道:“阿姝,我们以后再慢慢想办法罢。”阿姝道:“萧哥哥说怎么,我便怎么。”当下便与阿姝沿着白虎大街闲走,到中午时,只觉腹中饥渴,便在道旁的一个小摊吃了些饭食。
到了下午,二人继续到处闲逛,出了白虎街,遥遥看见前方一条碧色玉带,在阳光下泛起粼粼波光,阿姝指着那玉带,道:“萧哥哥,那里边是翠微湖了。”
二人正在兴头,便向着翠微湖而去。到近一看,只见湖边雕龙画凤,玉砌朱栏,堤上人山人海,时有文人墨客吟风诵雅,或有杂耍卖艺的坐地营生。时正夏天,湖面上荷花半开半合,荷叶如伞盖一般,在湖心摇曳。
萧散与阿姝四处游了一回,陡然听得湖心有人声,二人不由回头望去,只见有一座浮桥直连湖心的一个岛屿。岛上有一座亭阁,阁顶峥嵘,恍如一只大白鹤展翅欲飞一般。亭中有五六个人围着一石桌而坐,为首的是一个白衣少年,手摇纸扇,谈笑风生,端的潇洒无比。
萧散与阿姝正纵目望时,忽只见那亭阁中白衣少年转过头来,萧散只觉阿姝身子一颤,便问:“阿姝,你不舒服么?”阿姝“咦”的一声惊叫,指着那白衣少年道:“是他!……萧哥哥,是他!”萧散奇道:“你认识他么?”阿姝点头道:“嗯,半年前我在怡春院里受人欺负,便是那位公子替我解了围。”萧散笑道:“那敢情好,咱们正该去好好谢谢他呢!”阿姝粉腮飞霞,低头不语。
当下萧散便拉着阿姝过得浮桥,还未近亭,便见一个灰衣大汉迎过来,伸手止道:“二位客人,我家主人正有要事,二位还请到别处去罢。”萧散又看了那白衣少年一眼,但见那少年轻摇折扇,言笑自若,心想这人架子倒是不小。萧散倒也不着恼,笑道:“这位大哥,我与你家主人有几句话要说,又不是什么坏事,又何必这么不通情达理呢?”
那大汉身为富贵家的仆人,平日里也算大有身份,再说自己好意相劝,反倒被说成是“不通情达理”,未免心生不悦,正要发作,忽听亭阁中一人道:“杜伯,来者是客,你让他二人进来吧!”正是那白衣少年。那大汉才让开路,道:“请吧!”萧散二人才上得亭阁中去。
此时亭中除了那白衣少年,还另有四人。左手是一个年及四十的虬髯大汉,肩宽背阔,八字剑眉拧在一起,甚是雄武。虬髯客下首是一个精瘦的中年,约来三十上下,左手始终握着一把剑。右首却是两个矮胖子,个头不高,还有一个头顶还秃了一块。
那白衣少年见萧散二人进来,忙起身抱拳道:“两位仁兄,区区柴竞有礼了。”只因阿姝此行女扮男装,是以一时未辨认出,也被称作了“仁兄”。萧散见这白衣少年生得眉清目秀,乃世间少有的俊美男子,心中不由大生亲近。忙还礼道:“原来是柴公子,在下萧散。”又拉过阿姝,道:“这位是阿……是我兄弟,姓书。”萧散见阿姝一直低着头,甚是忸怩,不由笑道:“我这兄弟平日少言,没见过世面,还望柴公子莫怪。”
柴竞一笑置之,道:“来来,萧兄,我来给你介绍几个人认识。”说罢便指着那虬髯大汉道:“这位是‘八臂刀’何盟何大哥。”那虬髯客眉眼一抬,却不起身,淡淡道:“萧公子,何某区区微名,让你见笑了。”萧散一片愕然,他自是不知这是谦逊的话,但他初入江湖,别说他“八臂刀”,便是名动天下的名宿大侠,他也说不出几个来,只得淡淡一笑。何盟心里却老大不高兴,心道:“我何盟好歹在长安也算一号人物,你这小子却如此不识礼数,当真欠收拾么?”想到此,不由冷哼一声,将桌上的茶盏都掀翻了。
柴竞心知这何盟脾气古怪,倒也不计较,接着指着那精瘦汉子道:“这位是……”还未说出口,那人“噌”的站起,叫道:“慢来!”走到萧散身边去。柴竞生怕出事,惊呼道:“丁先生!……”
那人道:“在下‘傀儡杀手’丁冲及,来与萧小哥亲近亲近!”竟不顾柴竞的喝止,右手往萧散肩上一按,使力一掀,却未想到,一掀之下,萧散仍好端端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时又气又惊,丁冲及自忖这一掀非同小可,本拟将萧散摔个狗啃泥,没想到却未奏效,方知这少年身负高深武功。柴竞见萧散无事,这才松了口气。
萧散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萧某可担不起如此大礼,还请丁先生坐着罢!”萧散一边说时,一边右手往丁冲及手腕上一扣,使力一送,丁冲及只觉一股暖流顺着手腕“神门穴”而入,登时全身酥软,不由自主的坐了回去,只是一时脸色青紫,转为难看。
萧散自幼武功便小有根基,后又与“天玄双绝”宁啸天夫妇修习“天玄洗心诀”,“天玄洗心诀”乃极上乘的武学,萧散虽限于资质,只习得前两层,但一般江湖宵小又哪是他的对手?丁冲及虽然小有名气,但所学终非上乘武学,加之对萧散存了小觑之心,故而一时不察,吃了大亏。
柴竞见萧散武功不弱,不但没有责怪之意,反而流露出钦羡之色,笑道:“真想不到,萧兄还练得一身好本事!柴某佩服!”这几句话虽说是夸赞萧散,但无形中却将丁冲及等人瞧得低了。只见右首那个秃头胖子起身道:“兀那小子,你跟谁学得武艺,可认识我‘连城双杀’兄弟么?”原来这二人本是兄弟,秃头者为长,唤作彭连天,擅使流星锤,另一人叫做彭玉成,精于链子刀。若论武功,弟弟彭玉成反而比哥哥厉害一些。适才彭连天见丁冲及失了面子,暗想:“我们都是柴兄弟请来的,你姓丁的打不过的人物,我姓彭的未必瞧在眼里。”故而起身挑衅。
原来这白衣少年柴竞家境富足,喜结交豪杰,终日便邀一些有声名的人物在翠微湖上把酒言欢。这些人物多冲着柴竞的面子而来,但私下里谁也不服谁。当下柴竞见彭氏兄弟又要起闹,忙道:“彭大哥,大家都是我的客人,伤了谁也不好,不如坐下来喝酒吧。”便指着身旁一张凳子道:“萧兄,你到我旁边坐下。”
萧散本是旷达之人,但别人越是给他难堪,他愈是反其道而行之。便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了。”便大步上前,就欲坐下。忽只觉身后一阵阴风,“啪”的一声,原来彭连天有心扫萧散的颜面,趁机伸腿扫断了一只凳脚。萧散却似浑然不知一般,仍继续坐下,却坐得稳稳当当。彭玉成怕彭连天当众自讨没趣,便拉住彭连天,道:“大哥,萧兄爱坐三脚凳子便让他坐去,咱们还要跟他抢么?”彭连天一想:“正是!你这种身份,也只配坐三脚破凳,我又何必跟他争?”当下心里怨气消了不少。阿姝见萧散坐下,便也自行寻一处空位坐下。
萧散只觉一坐下,一股特殊的馨香自柴竞身上散出,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这时,柴竞笑道:“各位何不卖我柴某一个面子,大家喝酒罢。”众人这才消歇。喝了半晌,天色渐暗,众人方才尽兴。末了,柴竞道:“今日喜幸交得萧兄这样的朋友,我们明天接着喝,如何?”萧散见这柴竞虽文质彬彬,却是说不出的豪爽,心中甚是愿意结交,自然一口应承。到得戌时初,众人才渐渐散去。
萧散自与阿姝寻了一处客栈宿下,夜间萧散回想起那柴公子的豪爽,当真有说不出的欢喜。到第二日,萧散与阿姝二人起床洗簌完毕,萧散见阿姝又要换上男儿装,不由止道:“阿姝,你还是换回女儿身吧。”阿姝奇道:“萧哥哥,我扮男人不好么?”萧散在阿姝鼻尖刮了一下,笑道:“好!当然好,世上有哪个男人长得跟你似的?”阿姝羞得不好意思,低头腼腆一笑。
阿姝换好女装,便整理了一下行装,问道:“萧哥哥,等一下我们要去哪里?”萧散道:“柴兄今日还约了我们到翠微湖喝酒呢,可别让柴兄久等了。”阿姝本想劝萧散早日去寻找玉坠,但又万分开不了口,只好默然不语。
二人出了客栈一直往东,不过刻间便到了翠微湖那亭阁上,但见那亭中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萧散心中好生奇怪,但暗想那柴公子该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便对阿姝道:“想是柴兄还没到呢,我们先坐下等一会吧!”

共 1 4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别具一格的武侠小说,文章主要讲述了豪放不羁的萧散帮助阿姝寻找玉坠子,初出江湖,偶遇女扮男装的柴静,此间的所见所历。在文中,小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作者娴熟老练的写作手法,这样的文字,读起来,总觉得自然流畅,无任何牵强附会之处,非常有感染力,这是许多作者需要学习和培养的地方。再者,作者塑造的人物也是一大亮点,和情节比起来,相信在这篇文中,最能打动人的莫过于人物了,萧散的潇洒随性,阿姝的温婉柔弱,柴静的活泼洒脱……还有其他一干人物,都是有血有肉,活灵活现。当然,还值得一说的是,和其他的武侠小说比起来,这一篇中多了几许柔情,侠骨柔情,可能是武侠中必不可少的两个因素,所谓武是载体,侠是血肉,情是灵魂。在文中,我们看到,一段武、侠与情的经历正在一代少年萧散的身上上演。倾情推荐!【编辑:阿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041 】
1 楼 文友: 201 -0 -0 20:49: 9 看到了那么一丁点三角恋,表示有看头! 望所有文字,皆出于瞬间顿悟,如佛祖拈花一笑!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 -0 21:15:55 早啊,我聪明伶俐可爱无双的早啊~抱一个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 -0 21: 6: 8 批准了。哈哈
 楼 文友: 201 -0 -0 21:29:06 好吧,我表示很羡慕絮某人了,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加油啊。 爱好文学,与文学一起成长!
回复  楼 文友: 201 -0 -0 21: 7:52 不一般的速度,耀花朝阳同学的眼有木有
4 楼 文友: 201 -0 -0 22:16:57 感觉很有传统白话小说的味道,欣赏! 正如哈代只写苇塞克斯,我的笔尖专耕潇湘大地。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 -04 20:49:55 谢谢潇湘哥关注,祝好
5 楼 文友: 201 -0 -0 22: :20 亲爱的,我来了,赞一下我家的小早。。。。
回复5 楼 文友: 201 -0 -04 20:50:05 必须的~
6 楼 文友: 201 -0 -0 22: :49 俺也来顶一个
回复6 楼 文友: 201 -0 -04 20:50: 2 贤总是冷不丁出现,吓人啊你~
回复7 楼 文友: 201 -0 -04 20:50:42 小蜜,真乖~
8 楼 文友: 201 -0 -0 22:55:24 我也是,先来顶一下哈。。。。。。。。。。
回复8 楼 文友: 201 -0 -04 20:50:56 那就再顶呗~
9 楼 文友: 201 -0 -0 22:59:19 人物活灵活现。。。絮絮姐才是武侠宗师。。啊哈 我会安静地听歌,然后唱给自己听。外界与我无关,至于你说了什么,他说了什么,或者她又说了,我会当做不知道。
回复9 楼 文友: 201 -0 -04 20:51:19 这个,那个,这个那个,偏不告诉你~~
10 楼 文友: 201 -0 -0 2 :16:09 作品在塑造一个美丽生动的故事,以主人翁萧散陪阿姝寻找玉坠为主线,一路上演绎出儿女情长,让早已睡去的千年古都长安,苏醒在阅读者的面前。
故事情节很有看点,雕刻出柴静凄楚幽怨的凝望和清瘦了的背影,让阅读者感觉是从婉约的唐诗中走来。不免感叹,世事美中不足,使女扮男装的千金 又有几分侠气的柴静云鬓愁烦,倚着玉栏望尽过往千帆。红尘的纷扰,撑起千般的泪眼。飘散出别离的忧伤,离愁的芬芳,正是作品塑造的光亮。
落红成阵,风飘万点正愁人。一夕聚首,一夕离散,自古难全。作者以武侠小说的形式,描画了一幅精致的人情生态,不管是浓了的或淡了的,组合成了人生。
回复10 楼 文友: 201 -0 -04 20:5 :24 洞天的评很有见地,评论都能如此细致精到,并且文采斐然,深得三味,絮絮感动。嗯,啥也不说了,依然清茶一杯,遥敬君~冠心病气喘如何缓解
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孩子厌食吃什么药
宝宝咽喉肿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