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流动的感叹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16:36 编辑:笔名

流动的感叹    火车一到站,五十多个农民工蜂拥而上。虽然刺骨的细雨令人不寒而栗。可这一帮人像亡命徒一样干得热火朝天,满头大汗。五、六个跳上指定的车箱,急打三千地将上面的纸箱往下搬,下面的人只要接到,从丑妹的手中扯一张纸片就跑着往站台上送,丑妹边发纸片边催大家快、快、快。忙得丑妹在这寒风刺骨的夜晚,都透出了一层细细的汗。那些跑来跑去的搬运民工,头上冒着热气,分明地淌着汗水。很快,站台上的纸箱堆积如山。同时,有一帮人从站台上急往早已准备好的封闭货车车箱上丢,在上面的人三下五除二地把纸箱码好。整个场面看似凌乱,实则有条不紊。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这一帮匪徒似的人群。十几个警察在火车到站才接到电话,要求扣押车上这批冒牌香烟。于是他们随着人流奔涌而下,其中有三个手持电棍,直奔纸箱,并将货堆团团围住。有五、六个想控制扛纸箱的人群,要求放在站台指定处。可是人群像蜂子朝王一样,乱哄哄地按既定的行动沸腾着。几个警察高喊大叫都难以控制局面,有一警察在火车上嘣、嘣、嘣连鸣了三枪,随着枪声一响,人们慌不择路地乱窜,围着纸箱货堆的三名警察头破血流地突然倒下,那堆积如山的货物,一时间,风卷残云般化为乌有!警察再次鸣枪,只听有人大喊一声:“弟兄们,上!”一时间,鹅卵石如飞蝗般砸向警察、砸向火车、砸向警车……拖香烟的外围货车流星般消失在夜幕之中,这帮熟门熟道的农民工像蛇一样很快窜得无影无踪。  原来,手持几万元一部的大哥大的烟老板早有策划和安排。装烟的纸箱从火车上滚滚而下,在站台上像水一样打了个旋涡就湍急地朝着既定方向冲浪般飞去。但在这“旋涡”的周围却暗藏着杀机:几个窜来窜去的、袖着铁棍的椤头青正在若无其事地哨探着。听到枪声响,看到警察围上来,他们互相迅速地使了个眼色,对几个警察发起突然袭击!于是袭警流血事件晃然若梦般发生了。  这些农民工的身上到处都装满了鹅卵石,一旦听到号令,就会不要命地乱来一气。  警察们的注意力不得不转移,并动用警车急送三位倒在血泊中的同伴前往医院。  农民工们逃回指定地点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他们的队长丑妹。丑妹是对经历对越自卫战的人,和他一起转业的战友,只要是城市居民的,都参加了工作。不是城市居民的,只要因战争而伤残或立了大功的,都安排了工作。而像他这种,跟着部队去冲、去打的农村兵,幸运地无伤无亡的,只能回到大山深处的老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有人开玩笑说他滑球不着。他说他比死去的好得多,那虎贲死去的农村兵,五几百块钱就打发了。因为丑妹仅在十年动荡中的山村戴帽中学混了个初中毕业,因家庭姊妹多,经济困难,转业后几年,到城郊某村上门招亲。知道他参加过对越自卫战,很多人都爱听他摆亲历战争的故事,年长日久,他身边聚集了一大批年轻人。那位像张飞一样的烟老板大哨,是他们村最早外出闯荡的人,大哨神秘地消失了一年后回来了,这时的他已是身家上百万元的老板了。买了五个商铺和一套几百平方的住房,做起了烟酒生意。当村里人惊奇地感叹他的暴富时,很多人见他回到老家,总想知道他发财的秘诀,这个问来,那个问去的。他于是说他去了云南卖蛇莲,遇到丑妹的一个战友,经那人介绍,到边疆的一个私人矿山打工。一天夜里,他出来解溲,突然听到山上响起越来越近的啪啪、啪啪啪的枪声,他心中一愣,正想跑回,又听到啪地一声如石头落地的声音。接着,他看到一个黑影,打了一下腾,折身一转,突地陷入泥沼似的,消失于夜色。追随黑影的枪声,在强光的照谢下,也无奈这山野丛林的复杂,只好一阵乱枪一放。当夜色重新恢复平静后,大哨说他的心反而更加难禁!他打着手电,朝那曾经发出沉闷的声音的地方而去,在他仔细搜索下,终于发现一个箱子似的皮包,沉甸甸的。他想打开一看,可怎么也打不开,他不知道那是一个密码箱。他说他常听人讲,边疆贩毒的,常常是用大提包装钱。他于是想,这可能就是一大提包钱。他心里一激动,就回去找来取子、锤子之类,左撬右拗的,终于把皮箱弄开,遥电一晃,哇!全是一箱码得整整齐齐的钱!他激动得差点晕了过去。他提取箱子跑了一气,才想到这样做不对头!于是他又返身找来好几个麻袋,把钱装进去,又用些破衣烂裳塞去。准备就这样背起走,但想了想又扯了几张出来揣起。他说他是用此办法把这笔钱保到家的。于是,人们羡慕起他的运气来。大哨脚下有三个妹一个弟,每个相差也就岁把多点。自从他发财后,他的每个弟妹结婚,他都送5万元的礼。这让乡村的人们不禁摇头感叹。大哨做起烟酒生意后,回了趟老家,他心里盘算着一件事。他要利用丑妹,带那一帮年轻的崇拜者,为他原始资本的再度迅积助一臂之力!大哨和丑妹讲,他负责带人在三更时分在指定的火车站接货,每扛一箱烟十元钱,丑妹可从扛下来拖走的每箱烟中提一元钱。每月三次,仅提成可达两千多元,比一个县级干部的工资还要多好几倍。并且还说,干这个,不论出什么事,他即使倾家荡产,也不会让那个弟兄带过、吃亏。他对这些为他卖命的弟兄确实不错。每资有任务时,他都要让这些弟兄好吃好喝地尽情消受,谁家有个大和小事,他都要送上一份厚礼。这样一来,这些弟兄当然忠恳地为他卖命。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场景。  当清点人员,发现丑妹不在时,下面几个野性十足的三十来岁的弟兄带头闹了起来,他们问大哨,你看咋做,丑妹老哥是为了你才出事的!人群的骚动情绪wqj涨潮的海水,有些让人惊恐。只见大哨举起左手,一下子登上一个高凳上,大喊一声:“弟兄们!”潮水般的情绪平稳下来。大哨接着说:“我讲过,不论出啥事,倾家荡产,我也要摆平,不让大家吃亏!我说话算话!你们给我二十天的时间,要是丑妹大哥活着不能平安回来,你们拿我咋做都行!”领头的岩宁于是对大哨说:“好,那我们听你的,二十天,我们等!”于是,大家四散而回。在回家的路上,大家在七嘴八舌的回忆着,认为丑妹是在火车箱下发卡片、指挥督促显眼,加上年纪大,跑不起而被逮去的。又纷纷认为他被逮去后,这一顿“烙粑”肯定搞得他五痨七伤!于是,有人开始议论说,这种事情以后少做,每个人扛一箱烟10块钱,丑妹哥一箱烟提一块钱,这回他多的都倒掏出来了,划不着!  事后第十三天,丑妹重获自由,但走起路来有点拖腰拖胯的。脚也有点跛呀跛的。据说,丑妹被戴上手铐,送进了看守所后的那天夜里,监室内突然停电,三个身穿便服的小伙,打着手电,将丑妹纠了出来,把嘴蒙上,把他的手捆住,然后一阵拳打脚踢。打得他面目扭曲,跪地求饶,泪水忍都忍不住。看着他伤得连上床都哼哼喝喝的,同监室的牢头狱霸不但不忍心再熬逼他,反而派人照顾起他来。他这才得以休养生息。丑妹进去后,任凭警察咋审,他都说他是烟老板请帮忙的,他才第一次来,连老板是谁,叫啥名字都不知道。说是那老板出高价请来帮搬运,那些穷弟兄都是为了多挣几个钱才卖命的,也不知道他的烟是假的,公安局的没办法,也就把他给放了。可大哨说他是找了人送了好多好多的钱,丑妹才得以放出来的。那些弟兄都信!说是这个社会,没有钱办不了的事。因为丑妹确实是大哨去接回来的,而且还送到地区医院去做过全身检查,并治疗了一个多星期才回家。  五年后的一天夜晚,一帮警察将大哨家团团围住。大哨被活生生地从温暖的被窝里扯出来,他年轻娇美的妻子从梦中惊醒,睁着惶恐的眼睛,仿佛一下子成了一个只有躯壳的人,雕塑般凝固那那里。大哨的财产全被没收,包括他的商铺,他的几百个平方的住房,还有那些来路不明的假烟假酒。几个月后,传来大哨被判死刑的消息。据可靠消息说,他当初发财的故事纯粹是他精心编纂的。他的发财,其实是一次无视生命的冒险。不知为何,多年后,他隐藏多年的事,居然会被查得水茫石出。他的老家的人们又一次发出长长的感叹! 共 310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囊肿的饮食和护理方式
昆明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癫痫病患者的饮食要点有哪些呢

上一篇:晴空万里

下一篇:伤离别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