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墨点轻风】夜遇两鬼

发布时间:2019-09-14 07:21:44 编辑:笔名
六月华北的小乡村里正是棉苗灌溉的农忙时节,晚上老五浇完最后一块棉花地回到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老婆丽芳一看老五回家马上去准备饭菜,拿出特意从镇上让人捎来一捆啤酒。地终于浇完了,田里的活暂时告一段落,得让老公好好吃一吨,丽芳心里这样想着。

‘朵朵呢,干什么去了。’一进门老五就问。朵朵是老五的女儿,今年六岁,可爱的女孩 ,小两口的心头肉。‘在里屋看电视呢,放学回家电视就成她的了,今天晚上饭都没怎么吃。’丽芳连珠炮一样的说。老五从院子里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接过丽芳手里的毛巾边擦着脸边往屋里走边说‘朵朵,爸爸回来了,想爸爸了没有。’进门一看电视还开着女儿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老五没有忍心叫醒女儿,给她盖了条毯子,关掉电视转身出了里屋。外间屋子是客厅也是餐厅,因为西屋厨房太小,当时又没有条件翻修,所以就只能在客厅将就了。餐桌上摆了三个菜,桌子下面还有一捆啤酒,老五心想,好好喝一次,解解乏,刚坐下还没等吃呢,院子里进来一辆摩托车,听动静来的还挺急,从摩托上下来的是三叔家的六子。六子边往屋里走边嚷嚷‘五哥你的地浇完了,该轮到我了,你怎么让老七浇了,怎么回事’。六子说完坐在老五对面拿起一瓶啤酒用打火机起开,先喝了起来,在五哥家他从来都没有客气过。老五用筷子也起了一瓶啤酒喝了一大口,然后说‘六子是这么回事,老七媳妇就要生了,也就这个月月底,所以我就让他先浇,要是赶到一块,还不是咱兄弟两个的事。’这是丽芳拿给六子一双筷子,六子接过来说‘谢谢嫂子’,丽芳说‘你们慢慢吃我看一下孩子’。转身走了。六子吃了两口菜冲老五嘿嘿一笑‘哥,还真是这么回事,你想的真周到。’“老五不好了,朵朵生病了,发高烧你快来看一下。”老五和六子放下筷子马上走进里屋,用手一摸孩子的头很烫手,回头对丽芳说‘马上用被子把孩子裹起来。’又对六子说‘六子你骑摩托托我去镇上。’六子忙应到‘哎’,随即转身出去,边走边说‘嫂子,等一下你去一我家,跟小春(六子的媳妇)说一声。’

通往镇上的是一条土路,由于农忙浇地坑坑洼洼非常难走 ,六子骑着摩托车载着老五抱着昏睡的朵朵一路颠簸的朝镇上驶去,今天晚上天有些阴,没有星星月亮,还吹着凉凉的晚风,显得有些诡异,胆小的六子心里有些发毛,老五也不说话 只盼早点赶到镇上。突然六子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老五一晃差点摔下来,多亏反应够快一偏腿跳了下来。心里一急就想骂六子,还没等他说话,就见六子结结巴巴的说‘哥。。。哥。。。前面有。。。有。。。鬼 。’老五一愣顺着摩托灯光朝前方一看,也不由得惊了一身冷汗,原来前方十多米的地头上站着一个人,一个没有脑袋的人,两支胳膊微微抬起,晚风一吹忽高忽低,甚是吓人。这时六子把摩托一扔跑到老五后面拽住他的衣服擦着冷汗战战兢兢的说‘哥 。。。哥咋办,吓死我了,要不咱跑吧。’老五虽然也害怕但还算镇定,转身把朵朵给了六子说‘六,别害怕,咱哥俩呢,怕啥’,然后一眼看见了摩托后面的帆布包,其实六子是建筑队的瓦工,平时摩托后面总挂个帆布包,里面是瓦刀,皮锤等盖房用的工具。老五从里面翻出了一把瓦刀,拿着瓦刀心里也就不怎么害怕了,他大声地咳嗽了一下,给自己壮了壮胆冲前面喊到‘前面站的到底是谁,大晚上的跑出来吓唬人,赶快闪开,要不我不客气了。’刚说完,就刮过来一阵风,就见那两支手臂扬的更高了,就好像在向他们示威,老五不由得倒退了两步,六子更害怕了,腿直打哆嗦,说话都带哭腔‘我的个妈呀,哥,还是快跑吧。’老五也不知所措。正在这时从那站‘鬼’的棉花地里走出来一人,那人拿个手电筒一晃冲他们喊道‘谁呀,大半夜不睡觉,跑这里咋呼什么。’老五一听声音认识,冲那人说‘这不是老杨叔吗,你干嘛呢’。那人从‘鬼’的旁边走过来到他俩身边说‘是老五呀, 我浇地呢,这不剩个地头了,我寻思今天晚上浇完,明天就不用来了。’老五一看说话的真是老杨叔,也不害怕了,忙凑过来说‘叔哇,我们 去镇上给孩子看病,这不,你地头哪儿站个没脑袋的人,吓得我们不敢走了。’老杨说‘什么没脑袋的人,哪儿呢。’六子过来用手一指道‘就在哪儿呢,你刚才不是从他身边过来的吗,你也不害怕。’老杨回头一看笑了,笑的前仰后合的,六子直跺脚急道‘叔哇 ,我都快哭了你还笑。’老杨边笑边说‘六子,那不是鬼,那是我戳哪儿的一把铁锨,刚才忙活的热了把风衣挂上面了。’老五六子过去一看可不是,风一吹那风衣的两个袖子还在哪儿飘呢,六子回过头来埋怨道‘我的叔哇,你弄的这是什么事呀,可把我吓的不清。’老五也笑。老杨说‘没事赶紧走吧,别耽误了给孩子看病。’两个人骑上摩托说了声再见又继续赶路。

离镇上越来越近了,还有两三里就到了都能看见镇上的点点灯火了。此时要经过一个砖窑 ,其实是一个以前废弃的旧砖窑。相传这个窑是早年间一个姓路的财主烧的窑,所以叫路家窑,早就听说过关于路家窑的许多鬼故事 ,尤其是一些老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什么窑里住着狐仙呀,蛇仙呀等等。。。。。。 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的兄弟二人看见路边这阴森森的土窑又生出了莫名的恐惧。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狐妖的身影,老五心想,别再出现情况了,过了这儿就没有问题了。正想着六子突然又来了个急刹车,吱的一声停在那里,‘又怎么了。’老五边说边探头向前望去,就见前面土窑边的路上有一个东西在路中间晃来晃去,六子怯怯的说‘哥,什么玩意呀,深更半夜的挡在路上,不会是妖怪吧。’六子说完加了一下油门,发动机轰轰的响了几下,车灯 也更亮了些,这回二人看清楚了,路中间站着一头动物,说是狗吧又不像狗,比狗要长一些,另外还是六条腿,往上一看更让人害怕,俩脑袋,一头一个,横在 路上来回晃,就像故意挡在那里一样,老五心里也发毛,但但还是冷静了下来,冲六子说;‘六,别害怕撞过去 ’。六子回头结结巴巴 的说‘哥,我不敢,万一冲撞了狐仙,还不瞎死我呀’。老五眼一瞪说道‘瞧你那熊样,给,抱着孩子,我去’。说完把朵朵递给了六子,从帆布兜子里又拿出了瓦刀,朝那怪物走去,六子惊恐的看着前方大声说道‘哥呀,小心’。老五说是走其实就是往前蹭,一点一点的蹭,别看说六子,他也紧张,但没有办法,他明白他要是说一句泄劲的话,那朵朵怎么办。所以硬着头皮也得上,还得装着胆大。等快蹭 到近前也就五六米的时候,他也不敢再往前走了,抡起手里的瓦刀使劲的向那怪物扔了过去,瓦刀不偏不斜正中那怪物身子,就听见‘汪汪 汪汪 汪汪 汪汪’几声狗叫,再一看那怪物从中间分成两半,一半惨叫着跑向了土窑后面,一半惨叫着钻进了土窑对面的棉花地里。老五一看明白了,过去捡起瓦刀苦笑了一声,六子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在摩托车上直乐,嘴里骂道‘妈的,让老子抓住你们,把你们炖了’。 原来他们碰见的是两条狗,农村养狗不像城里,几乎家家都有,而且都不用绳子拴,随便跑,他们碰见的是两条发情的狗,半夜跑出来找这没有人的地方交配呢,刚粘到一块就让他们两个赶上了,这两个人倒霉,这两条狗更倒霉。如果是白天的话这两个人连看都不会看一眼,但这是晚上,又在这破土窑这里,本来心里正打鼓呢,这又看不清楚,所以才出现了这种状况。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两人心说这是什么事呀。从此以后两人再不信这妖魔鬼怪,都知道是自己吓自己。这也成了一段笑谈。这真是

兄弟两人夜出门
路遇两鬼欲断魂
一个无头路边站
一个双头联体身
一波未平一波起
原来只是人吓人
世界之大多奇事
乡野小村有趣闻

共 0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呵呵,说到底,心鬼矣。很有趣的故事,惹人深思。
1 楼 文友: 2012-06-26 07:55:07 光临提读佳作 学习了。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怎样判断拉拉裤松紧
小孩健脾胃的食谱
小儿脾胃虚弱的治疗
卧床老人能穿拉拉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