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糯康今受审庭审持续3天受害者家属戴白花出

发布时间:2019-10-17 11:01:42 编辑:笔名

糯康今受审庭审持续3天 受害者家属戴白花出庭

20日上午9点30分,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将对湄公河“10·5”案件主要犯罪嫌疑人糯康等6人进行开庭审理。涉及罪名包括故意杀人罪、运输毒品罪、绑架罪和劫持船只罪。

三日审理两起案件

昨日,有受害人家属律师介绍,此案预计审理3天,首审糯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在庭审第二天进行。

在这3天的庭审中,除湄公河“10·5”案件,还有2011年“4·02”绑架案。

2011年4月2日,被告人桑康、翁篾、扎西卡、扎波等人,在湄公河上,将中国货船“渝西3号”船长和老挝“金木棉3号”客船船长劫持。4月3日,上述嫌疑人又将三艘中国货船劫持,15名船员被绑架。4月6日,货船出资人被迫出资2500万泰铢,人员才被解救。糯康到案后,检察院提前介入,然后派员到现场监督公安侦查,提出补充侦查建议。“4·02”案件得以侦破。

据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副处长殷灵称,检方此次出庭的公诉人共7名,均是全省、全国优秀公诉人。

据警方称,昨日下午,泰国警察总署副总警监班西里率领6名警察和10名证人抵达昆明。此次,他们将为“10·5”案件庭审作证。

据了解,老挝也将派出警员来中国,指证糯康犯罪集团的犯罪行为。公安部禁毒局有关负责人称,这是首次有外国警务人员在中国出庭作证。

“特殊”布置耗时一月

据昆明中院工作人员称,从8月份,检察院向法院就此案提起公诉后,法院就已经开始着手布置法庭,一周前布置完毕。

据了解,该法庭在原有基础上又加装了6个高清摄像头、4个音响、2个电子屏幕。除此,法庭设置了6个被告席,配置有方凳和话筒。糯康等6名嫌疑人将在此座位上受审。

在法官席的右手边,是公诉人、证人席位。另外,这一侧还搭建了受害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及诉讼代理人席位。法官的左手边,是糯康等6名嫌疑人的辩护人席位。

据昆明市中级法院工作人员介绍,该院第一法庭共有380多个旁听席。该人员介绍,在法庭邻近的一个房间内,还设立了同声传译室。分设了拉祜语和傣语翻译,将承担为犯罪嫌疑人提供翻译的任务。

反应

受害者家属 考虑戴白花出庭

湄公河“10·5”惨案中,“玉兴8号”和“华平号”13名遇害船员的家属,已于昨日先后赶到昆明,在昆明市中院附近找酒店住下。

昨日,几名受害人家属称,为了表达对遇难家属的哀思,死者家属们正在商议,要为每位到庭旁听的家属佩戴白花。

家属已领取旁听证

据一名被害人家属称,很多受害者家庭都来了两个以上亲属,每家已经被安排了两个或更多的旁听证。目前,他们已经领取了旁听证。

另一被害人家属表示,他们已经和各自的代理律师见面。律师提醒他们,法庭上将会发布惨案发生时的部分照片和视频,希望他们能尽量控制情绪。

“想问问老公临死有没有说什么”

昨日,徐芳一个人先赶到昆明,她是“华平号”被害船长黄勇的妻子。

徐芳说,去年10月4日,他还和丈夫见了一面,还和几个船员在关累港一起吃饭,有说有笑,每个人的样子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第二天,惨案发生。每当回忆起这一幕,“感觉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徐芳和丈夫告别离开时,另一名船员邱家海正往码头赶。好不容易赶上国庆节放假,他却只在家里呆了两三天。他的妻子田善莲有些不舍,船员和家人都是聚少离多。但这一次,她的丈夫再没回来。

说起要在法庭上见到糯康,想起丈夫被杀时的惨状,田善莲嘴唇抖动,哭着拉长语调,“我想问问他们,我老公临死时有没有说什么”。

受害者家属律师 家属希望“严惩被告”

昨天,云南省司法厅律师处处长介绍,45名受害者亲属共委托17名代理律师和一名公民代理人出庭。

其中17名代理律师均为无偿的提供法律援助。

昨天,“玉兴8号”船长何熙伦的代理律师潘克介绍了受害者家属刑事附带民事的诉讼情况。

潘克表示,代理案件后,他主要做的工作,是对受害者家属的诉讼请求进行明确。由于最开始,不同亲属的诉讼请求会有一些重叠。

随后,他进行了证据收集工作。因为民事诉讼谁主张谁取证,需要对误工费、丧葬费等费用进行一个证据清理,制作证据清单。

在最开始,受害者家属对于法律不了解,会提出一些法律依据不当的请求。比如严惩凶手,比如精神赔偿等等。潘克根据相关的法律对赔偿额做了调整。“幅度不是很大”。

据采访被害者家属,有些受害者家属提出赔偿额都在百万以上。

这个赔偿是针对糯康集团,但在事实理由中提出了不放弃向泰国非法军人提起民事诉讼的权利。

潘克表示,在和受害者家属的交流过程中,能够感受到,对于亲属来说,严惩被告才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经过一年的时间,还能够感受到他们心理所受的伤害。

对话

桑康辩护律师

“要让当事人有合法权益”

昨日,在云南昆明采访了糯康犯罪集团二号人物桑康的辩护律师刘和毕。

新京报:明天就要上庭,紧张吗?今天做了那些准备?

刘和毕:稍微有点紧张,因为毕竟是受全国关注的案子,但是我做了十多年律师,会努力把这个案子看得和其他案子一样。上庭前主要是再重新梳理一下辩护词和证据。

新京报:在开庭前会不会再去见一下被告人桑康?

刘和毕:前几天我才去会见过他。

新京报:你一共会见过桑康多少次?

刘和毕:三次。

新京报:大概准备了多长时间?

刘和毕:被指定为桑康的辩护律师后,准备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仔细查阅有关糯康集团的37本卷宗资料。

新京报:和他沟通起来方便吗?他会对中国律师有抵触情绪吗?

刘和毕:我们的交流都是通过翻译来询问案情。至于是否有抵触情绪,我能说的是,我第一次去见他,他就同意我来当他的辩护律师。

新京报:你对他印象如何?他有没有提出过什么特殊的要求?

刘和毕: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象,就觉得年龄挺大的。他没提过什么特殊要求。

新京报:有没有桑康的家人联系你?

刘和毕:没有。

新京报:给糯康集团辩护会不会有一些担心,比如会有人觉得不应该给他辩护?

刘和毕:这个不会,作为一名律师,职责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这一点对于每一位当事人都是一致的,这也是律师的职业素养。

本版采写/本版摄影 新京报 张寒 孟祥超 云南昆明报道

白银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铜川整形美容医院

白银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嘉峪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经常心绞痛

心脏心绞痛是什么情况

心绞痛应该吃什么药

心绞痛中药治疗

云南生物谷

云南生物谷是做什么的

云南生物谷药业好不好

云南生物谷有哪些药品

阴道炎、慢性宫颈炎怎么办
如何冶愈霉菌性阴道炎
盆腔炎慢性宫颈炎吃什么药
霉菌性阴道炎用什么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