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重生鬼仙途 第171章 游说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2:15 编辑:笔名

重生鬼仙途 第171章 游说

安闲摇头。“我没有见过他。”

雾华心头刚刚升起的希望,被浇灭了,好不心塞了。

安闲继续说:“我娘临终的时候对我说,我爹乃是鬼圣殿文柏的独子。”抱歉,她真的不知道雾华他爹叫什么名字,不然,安闲肯定不会提雾华的爷爷,而是直接说这个男人的名字。

雾华整个人都傻掉了。这是什么意思?我爷爷的独子不就是我爹呀!我爹只有我一个儿子好不好?怎么可能又冒出一个……

安闲凄然。“我爹娘偶然相遇,一见钟情,但是,文柏前辈已经给爹爹订了亲。那个女孩子,是鬼圣殿某位长老之女,是一位驭鬼女修。于是,我爹和我娘就私奔了。”

“但是,没过多久,我爹就被文柏前辈抓走了。过了差不多两年,爹爹才逃回来。可惜,天不遂人愿。不久之后,在一次冒险中,父亲他就……他就……呜呜呜……”安闲蹲了下去,抱着自己的膝盖哭泣。

雾华长大了嘴,一脸不可思议。

他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安闲的话无懈可击。

他不小了。对父母的事,也有所耳闻。父亲当年的确逃过婚,理由是小时候被鬼吓过,怕鬼。父母的婚姻的确是爷爷和外公强行促成的。父亲在他出生后没多久,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原来爹爹已经死了吗?

雾华突然发现自己好难过,泪水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他也蹲下来,蹲在安闲身边,紧紧挨着安闲,侧着头看她。她竟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吗?应该是吧,这种事谁会乱说呢。少年雾华还没有什么阅历,全然不知道什么叫人心叵测。他只用了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就接纳了这个姐姐。

“姐姐,你别哭了。爹爹虽然死了,可我们还有爷爷在。”雾华在身上摸索着,想摸张手绢给安闲擦泪,在身上翻找了一番,扯出了一张手绢,却发现这张手绢和抹布一样,就没好意思往安闲脸上糊。

他这次被宗门强行丢在宗门旧址秘境里,被迫去与他的鬼傀小白朝夕相处。在秘境里挣扎了两个月,把自己造成了乞丐,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的。才刚刚学会了与小白亲密相处,破境而出,就碰到了安闲,澡都没洗呢,哪有干净手绢?

安闲瞥了一眼那块“抹布”,连忙拿了一张手绢出来,帮雾华擦了擦泪,再把自己的眼泪擦干净。

这一擦泪,倒是把雾华脏兮兮的小脸给擦干净了些,露出清秀的面容来。

安闲终于在这张脸上,找到了当年雾华的影子,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一下被触动了,眼圈就红了。

雾华以为安闲是因为乍见他这个亲人而泪崩,他自己便先压抑不住了,一下抱住安闲,大哭起来,压抑了很多年的思父情愫一下子喷发出来。

安闲只好跟着他哭。

二人哭了一阵,安闲好说歹说,才把雾华哄得不哭了。

雾华拿出鬼囊,把小白收了进去

重生鬼仙途  第171章 游说

。“姐姐,你也把你的鬼收起来。走,我带你回家。爷爷见了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安闲打开鬼门,让十三进了鬼冢。

雾华对安闲不用鬼囊就把鬼收了,很是诧异,却没有问。他心道:这大概就是鬼仆和鬼傀的区别吧。

二人御起剑,雾华在前,安闲在后。

有雾华带路,安闲毫无障碍地就到了鬼圣殿四长老文柏面前。

鬼圣殿的这一处地盘,并不庞大。从外面看来,就和大宅院似的,比离渊的九方殿大不了多少,人口却不少,住得很是拥挤。

防御也很松散,足可见鬼圣殿在这个年代混得极其不好。比安闲重生前所见的已经复兴的鬼圣殿,差了十万八千里。

听完雾华的介绍,文柏的眉头皱了起来。老头子的修为早就到了瓶颈,如今头发全白了,满脸皱纹,寿限不多。

乍听得儿子的消息,心神难免激荡。他拉着安闲,上下打量,想从安闲身上找出一点儿子的痕迹。

安闲任由老头子拉着自己的手,扭头对雾华说:“弟弟,你去洗洗吧。你都成小臭人了。”

雾华嘿然一笑。“爷爷,我去洗洗?”

雾华走了,安闲又对在旁边侍奉的人说,“劳烦诸位暂且回避一二,我有些私事要对爷爷讲。”

大家都走了。大门关上。

文柏的心神也镇定下来。他松开了安闲的手,一双已经浑浊的眼眯缝起来。验证亲子关系的仙术,单是文柏知道的,就不下十种。安闲是否说谎,一验便知。

安闲掏出了一张玉简,双手恭敬地递上。“《九转黄泉》秘笈和一个嫡亲的孙女,老爷子,您要吗?”言下之意:我的确不是您的孙女,但是我用《九转黄泉》秘笈换你认亲,你要认吗?

要吗?当然要!认一个孙女,不算什么,一本《九转黄泉》却可以让鬼圣殿起死复生。不过,这个小女娃为何甘愿给他当孙女?他必须要搞清楚。

文柏后退了两步,将双手背在背后。“此等天大的好事,老夫怕小小的鬼圣殿消受不起。”

安闲垂下手,把玉简在手心里轻轻地敲打了几下,心说:“老狐狸,这么沉得住气!”

安闲说道:“爷爷,我因为机缘巧合,得了九转黄泉,成了驭鬼修仙者。可是,我只是一介散修,毫无根基。我想加入鬼圣殿,但是,若我只是以散修的身份加入鬼圣殿,我若献上九转黄泉,运气好,顶多得到些许丹药灵石之类的赏赐,运气不好,说不定还会被抽魂逼询。”

文柏眼睛眯起。这女子所说的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后一种可能性更大。一个散修既然能拿出《九转黄泉》,身上必定有大机缘,以宗门里某些人的阴毒和贪婪,真有可能对她抽魂逼询,探取她的秘密。

安闲心说有门,老头子并没有制止她叫他爷爷。“但是,我若是您的嫡孙女,就不一样了。我这么有天赋的孙女,难道您会舍得眼睁睁看着我被欺负?就算您心里无所谓,看您这脸上也挂不住,对不对?其他人看在您老的面上,谁又敢随意加害于我?”

攀枝花治疗妇科费用
攀枝花治疗妇科医院
攀枝花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攀枝花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攀枝花治疗宫颈糜烂费用